昨日晴空今夜雨

【晴乐】枫树千枝复万枝 第三章

又该是夜晚。黑暗中弥漫着风的危险,席卷,天地一线间曾有的片刻安详,阴阴悠悠,消散尽了。望天,才知云雾掩埋了今日天际的那抹月色。暗潮汹涌,锁喉扼息。风模糊了灯光,吹散了熙攘。大风的夜,自有它扰不乱的宁静,提着灯的纸人,慢悠悠的晃荡,待天边出现明光。夜长,方破晓,人已醒。阴云漫布,绝非好征兆。苍白无力的天空扶着云,游魂一般。雨随时都会降临,光顾京都的每一寸土地。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会紧锁家门,将风雨拒之门外的。比如那个叫源博雅的,成日来寻晴明,神乐也终于明白,为何他来的时候没有式神通报或是引领了。
“哈,晴明,这可不是个好天气,对吧?”未见人而先闻声,博雅总带着烤鱼或是好酒来,不过终归不会忘了一些小甜点,尤其是桃花羹。神乐钟爱桃花酒,但是晴明不让她多饮,退而求次,也便只有桃花羹受她青睐了。
不想扰了两位男人之间的兴致,神乐默默来到了椒图身边。三个月过去,椒图褪去了刚来时的一身戾气,显出了活泼又有些腼腆的本性。两个少女很投机。从神乐手中接过桃花羹,不忘朝博雅翻个白眼:“真是个讨厌的家伙,天天都来,都不嫌烦吗?”
“或许是有什么事情吧。”神乐眯了眯眼,享受花羹的甜美。
“真是的......晴明大人什么时候替我找到仇人?”
“唔,晴明好像已经知道是谁了。”
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椒图有些烦躁地拿勺子敲了敲碗沿,“可是!”
神乐愣住了一瞬,她的动作......
“你怎么了?”
“没,没事。就是突然想起晴明说过,食之先敲杯碗则乃施蛊之为。然后......”
此言一出,椒图也愣了,先皱了皱眉,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,转而笑道: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两个女孩聊得天南地北,一个小插曲看似没有什么影响,却压在了神乐的心上,桃花羹也变得索然无味。她找了个借口来到晴明身边,扯着他的衣角,听到博雅说的犬神什么的。她感觉大家都在瞒着她,巫蛊......大家拒口不提,晴明也只告诉她那不过是一种虫子......那究竟是什么东西?
不过,晴明的话,应该会没事吧。
胡思乱想,神乐竟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呆,直到晴明拿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,一抬头,是他笑眯眯的狐狸眼:“想什么?”
“一些无聊的事情罢了。唔,你们聊完了?”神乐摇摇头
“嗯。过会儿我要去阴阳寮一趟。”
“有事情?”
“有些事情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。”
“我一起?”
晴明摇了摇扇子,没有认同她的提议:“你可以跟博雅一起来。”
神乐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点头,她相信晴明。他和椒图一起离开了。
主人的离开,庭院空凉了许多。虽然主人的性格是沉静的,但他在总有一种安全的感觉。剩下几个式神,除却打扫和照明的,只有冷若冰霜的雪女,专心射箭的白狼,还有那个没有见过几面的蜜虫。
神乐想问一问博雅关于巫蛊的事情,虽然之前也问过,虽然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,但他一定知道。还有白狼,她的回答和晴明一样,但她不擅长撒谎。雪女的样子也并不像会好好地讲完一个故事,当然,她渐渐发现她错了,雪女也是很可爱的,不过,这都是后话了。剩下的只有蜜虫了。
蜜虫一直都在庭院的枫树旁。神乐抬头望着这棵古枫,她初次醒来,见到的便是这红叶翩翩。她喜爱这棵枫,不过此次她来寻的是紫藤花。
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神乐收起了伞,轻声道。
紫藤花花瓣四方翻飞,汇聚,凝结。在花芬芳的风暴中一个人影慢慢浮现,一席紫色的和服,上浅下深的色彩,缠绕着六色蝶。她的眼睛眯着,带着和善的笑容:“神乐大人,有什么事吗?”
“唔......”
她的指尖上停了一只蝴蝶,轻轻吹一口气,蝴蝶又扇动翅膀舞动:“神乐大人但说无妨。”
“你是否知道,巫蛊师?”
“巫蛊师?”蜜虫惊讶了一下,“知道。神乐大人想知道这些做什么?”
“只是好奇。巫蛊师是什么?”
“蛊呢,就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、晰蝎等放进同一器物内,使其互相啮食、残杀,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。而巫蛊师就是制作与培养蛊的人。”
“......”
“巫蛊师大都生活在唐国一个称为苗的地方,却也有少数流至京都,不过都不足为惧。听说晴明大人此次就要和一个巫蛊师交手了呢。”
神乐一惊,不过蜜虫一直细心地安慰她:“虽然她们确实令人害怕,不过她们也在害怕自己呢。这样,我给神乐大人讲个故事吧。”
神乐回过心神,故事也开始了......
每个巫蛊师都设有自己的蛊坛,藏在山涧、溪流或家中的隐蔽处,巫蛊师需要非常谨慎地保护它,因为蛊坛一旦被外人发现,巫蛊师自己命将不保。传说曾有巫蛊师设坛在家,某天趁无人时用热水给神偶沐浴,不料被自己的小儿子看见。第二天,巫蛊师上山砍柴时,孩子不知利害仿效母亲给神偶洗澡,结果因水温过高将附有蛊妇之魂的神偶烫死。再说那巫蛊师在山中劳作,猛然间感到心促气短力不能支,心下明白定是蛊坛出了问题,不敢有半点延误,赶快回家沐浴更衣,收拾停当静卧床上,不过一个时辰已经气绝。(选自百度百科)
神乐若有所思:“只要神偶死了,巫蛊师便毫无威胁了,是吗?”
“可以这么说,不过......”话音未落。
“神乐!”博雅跑了过来,看似十分焦急,“你,你都知道了?”
沉默,无言回应。
“哎呀,晴明不让说的!”
蜜虫微微惊讶了一下,随即又挂上礼貌的微笑:“真是抱歉。”
“博雅,没事的。我们去找晴明吧。”女孩一直低着头,这会儿看到他又想拒绝的神情,再次补充道,“不要拒绝我,晴明答应过我的。”
“好,好吧。”无法抗拒女孩明媚的笑容,博雅结结巴巴地答应了下来。把神乐扶到手掌上,与蜜虫道了别,渐行远去,留下一个紫藤花妖。
一阵轻轻的微风吹过,花妖散落成无数花瓣,还有彩蝶纷纷飞舞。
“真的不告诉吗,还是未发觉呢?”
花妖柔柔的声音在空气中飘飘荡荡,无人知晓,好似从未有过。平静,一切如初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