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【晴乐】

枫树千枝复万枝   第二章
在晴明的庭院里,也因此多了一个过客——椒图。她毕竟是上古之兽鲛人,恢复的能力也是极强的,不过区区两天功夫,便从奄奄一息的蜷缩状态中走了出来,虚弱依旧,但好得可以说话了。她对阴阳师存在的强烈的抵触,至使庭院里时常发大水。屋子被贴上了符咒倒没有如何,只是苦了院子里的那棵枫树,在几番的漫天水花中败下阵来,凋零,纷纷洒洒,落枯了繁锦的枝头。没了这唯一的点缀,一下的荒草萋萋,纵然是夕阳的余晖也无可奈何。
一声清脆的叩门声,打破了屋里的沉寂。晴明将最后一个字收了尾,放下了毛笔,眼神中闪过一刹的惊喜,却又极快地掩盖去:“本以为还要再等几日,不曾想竟来得这么快。”
门开后,一个少女缓步走了进来,一席水蓝色的衣裙,颈上挂着碧青色的贝壳。她的情绪并不平静,带着愤怒,不甘,绝望,还有鄙夷。她竭力抑制却似水般满溢出的情感将她包裹在内。
“阴阳师,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。”声音也是清冷。
“我们只想听听你的故事,或许我们可以帮助你。”
“帮助?”她冷笑一声,手却拽住了脖子上的贝壳。一直紧靠着墙,低着头,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。
晴明端起茶壶,倒了一杯递给她.清雅的茶香,带着些微的苦涩,还有一份静心的凉意。绿茶。椒图却并不领情,拒人于千里之外,不接,也不拒绝。
神乐在一旁沉静地开口道:“或许你该明白,晴明和其他的阴阳师不太一样。”
“晴明?”椒图有些震惊,仔细打量起眼前的人。也正因为她猛地抬头,两人看清了她本应该是左眼的地方,留下了一个难以填补的窟窿。原本略显娇媚的眼睛,在一张水嫩的脸上绝对是极漂亮的,但只留下一个眼眶,就有些悚然了。也让神乐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不敢看,有害怕,多半却是不忍。她好似松了口气,厌恶与害怕稍稍减了一些,但警惕仍然很浓。
“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故事,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她又低下头去。
晴明摇了摇扇子,略一思索,道
“我可以答应你,只要不是太过分。”
“你应该看到了吧,这只眼睛,这就是我的故事。”
在三个月以前,椒图来到了京城。从深海而来的鲛人对地面,尤其是这繁华的平安京充满了新奇与期盼的喜悦。但平安京也是一个黑暗的社会,荣华的背地里也不泛又有勾心斗角,阴谋暗算,以及权势侵人。她记得那一天,在路上肆意闲逛,突然间一辆马车飞速奔来。
她当场昏迷,再醒来时已经在一个屋里。屋里的装饰不算是繁华,实是精细。窗,门,家具上都有精美的绣花,有些还描着金边,赏心悦目。她惊奇地下了榻,用指尖抚摸人类的工艺。在人类中她的年龄已经遥不可及了,但在妖怪中她还是少女,或者是孩子。因此在见到墙上挂着的鲛人图时不住惊叹,留恋无比。
“姑娘可是醒了?”门开了,走进一位身着狩衣的青年公子。
椒图急忙收回视线:“啊?啊,是。”
“姑娘可是喜欢这副图?”
“是……啊,不,不是,只是觉着新奇罢了。嗯,长着鱼尾的女孩子,还这么漂亮……”
“这是深海鲛人,山海经中的稀有妖怪。他们常年栖息在深海之下,拥有世间珍贵的九色鱼鳞和珍珠眼泪。传闻皇族的鲛人公主都有一个蚌壳,那才是最难得的。”
“嗯……是吗。”
“哦,我是阴阳寮的弟子,便也知道的多谢些。”
“没,没事。我也喜欢听这些呢。”
本来一切都很平静,椒图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,也该走了,但总由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留了下来。明明越来越好的身体反而更加疲惫了,她很着急,也突然心生惶恐,只想快些离开,便再一次去告知公子。她从一开始的诉说,到乞求,再到完全被禁锢在铁锁中,竟不过一瞬。
“我看你受伤好心收留,你却不识好歹。”随着清冷的声音,锁链附上椒图的身体,动弹不得。
“你知道吗,如果不是你,我很快就成功了。”锁链越缠越紧,一点一点嵌进皮肉,椒图发出一声哀嚎。“我差点就可以撞到那个小女孩了,差一点就可以制造出一个鲛人给师兄们看了,差一点就可以向他们证明我了。但这一切都被你打乱了!不过没关系,我发现你竟是一个鲛人!活生生的鲛人!”
她感觉身体像脱了水一般难受得要命,有气无力,疼痛在蔓延,遍布在每一跟根神经上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“我既然找到了你,有又怎么会放你走呢?所以呢,就在你每天的食物里下一点毒。不过这毒对于你可不足致死,只是感到脱水罢了。我还要用你,怎么舍得你死呢?”他拿起剪刀,一步一步走到椒图面前。尖锐的剪刀头划过她的喉咙,一点一点上移,直至她的左眼,在左眼上打了几个圈。
椒图害怕地打着颤,不停下咽根本干得不存在的唾沫。
“啊——”撕心裂肺的吼叫。剪子刺进了她的左眼。
“啊——啊啊啊——”男子手中沾血的模糊血肉,血红色的剪子,手,还有全身!椒图发疯一般发出嘶吼,铁锁应声断裂,大水淹没了整个屋子。男子的惊恐,却无法发声。她幻化的利爪一下又一下刺入他的心脏。再将他撕碎,灰飞烟灭。水被染成了一片血红。
故事结束。
“阴阳师,我要你帮忙杀了他。其他的人我可以不追究了,但他必须死!”椒图愤恨道。
神乐先一步问:“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“不,他没有,我知道。我虽然那时丧失理智,但我知道,在我的爪子撕碎他是时,有一道紫光离开了!”
“所以水淹阴阳寮只是你想杀了他?”神乐道。
“我想警告他,我迟早会取了他的性命!”
“晴明……”
“那道紫光反而更引人注意呢。”晴明倒是悠闲的摇着扇子。
“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想知道的,你究竟帮不帮我!”
比起椒图的心急,神乐更加平静:“晴明,你知道了什么?”
“时辰到了便自然知晓。”
“安倍晴明!”
“今日先去试探一下也无妨。”
颠簸的牛车送他们到了皇宫,晴明却没有进阴阳寮,而是留下神乐与椒图,在外头与两个守门弟子谈论几句。
再回牛车,面对椒图的急切,晴明只是轻笑:“你怕是得失望了。”
“呐,晴明,他不在吗?”神乐问。
“不是。”
椒图心急:“那是什么呀?你难不成反悔了?”
“晴明不是那样的人啦。”
晴明打开了蝙蝠扇:“时辰未到。”
时辰未到罢了……

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