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紫蝶梦

紫色的蝴蝶飞舞翩翩,不知自何方而来,倒是飞到院子里来了。此时正值寒冬虽说没有鹅毛般的大雪,但那寒霜冷风也不是闹着玩的,其厉害就连野兽都闻风丧胆,蝴蝶更是避而远之。这紫蝶可谓真是奇迹的存在。紫蝶就这么自顾自地舞蹈着,沉浸在自己编造的梦中,不觉间,落在了一苍白的指尖上。
这修长的手指猛地一颤,惊扰了梦中之蝶,扇动一对小翅,频频飞向远方。手指的主人颤颤巍巍地迈出一小步,从披风中伸出苍老而消瘦手臂,迎面的冷风又让它颤得紧。若是还年轻力壮,他必定会追过去,可如今,他已经完全老了,没了力气。他,安倍晴明,已经堕落到躺在梦境这个虚幻的世界里,寻求安慰。好不容易出来走走,竟又瞧见了那扰他心弦的紫蝶,走回房间,意识渐渐下沉,梦境浮了上来,时间倒流,回到了72年前……
在那个紫蝶飞舞的地方,他向心仪的她许下白头偕老的诺言,她的笑颜如花,她的委婉……皆历历在目。
穿越十年的时空,又是那个永远无法从心头消除的噩梦。
那个时候啊,他随同博雅一起去阴界的裂缝,却不曾想被其所吸引,不小心被拉入了黄泉。黄泉之地的炙热,瘴气,还有各种鬼怪都不是他们的能力所能及的。不知从何时起,他发现有个人一直跟在后面,他知道,知道是她。她的特殊体质似乎不受瘴气的影响。
“神乐,你怎么……”走了几步,最终还是不放心,回过头对躲闪的女孩说。
女孩像犯了错一样走了过来,看到这样的她,他又怎么忍心责备呢?来也来了,只能带她在身边。不过,她的出现倒也让博雅大吃一惊,他似乎认为是晴明将自己妹妹带来的呢。他有些无奈,只能伸出手紧紧牵住女孩,用加倍的警惕环顾四周。
该来的总该会来,大批带着瘴气的魍魉一涌而出,将三人团团围住。博雅的弓箭对远程的敌人到还有用,但是魍魉就在鼻子底下;神乐虽说身有咒术,但毕竟只是个女子,体力灵力肯定是吃不消的,再说,他怎么会让她身处险境?眼下看来,只有靠自己了。他将神乐搂在怀中,甩出大把大把的符咒,光亮扫平了无数鬼怪,但在鬼怪后面还有更多的魑魅,他纵使再厉害,也是寡不敌众。博雅身受重伤了,他又多了个要保护的人。灵力与体力都所剩无几了,现在可谓是站的力气也用光了,但他依旧跪在地上画符念咒,他只望能保她周全。
“神乐?!”怀中的女孩此时手中泛着光,大量的紫蝶从中飞舞出来,扇着翅膀,涌向魑魅。她渐渐漂浮了起来,悬在半空,整个人都在发光,无数蝴蝶的涌出,凝成了一片彩霞,化作了座座桥梁。紫蝶在旋转,在舞蹈,光越发强烈了,一片炫目中他依稀看到的,但现在记得非常清楚的场景,那个女孩,神乐她……在粉碎。是的,粉碎。她化作了一星星发光的光团,光团很柔和,很美丽,又带些忧郁,就像她一样。那些光团,渐渐化作了和之前一样的紫蝶,如此梦幻,真的像梦一样。
“神乐!”博雅的声音灌入耳朵,他已经没有了力气,但依旧张开干裂的唇喊出那个名字,他希望他喊出来了,并传入了女孩的耳朵。
一片黑暗,无尽的黑暗。
到底过了多久他也说不清楚,恢复意识后就倒在原地,他已经和博雅一起离开了黄泉之地。不,神乐,神乐呢?她在哪!四周不见她粉色的身影,不闻她的呼唤,只有,只有几只绕着他转的紫蝶还在飞舞。泪,是咸的;心,是疼的。
梦醒了,梦碎了。不,还没碎,他不愿它碎,他要永远沉睡于梦中!怎么可能呢?他费尽心机,抓住的也只有梦的碎片罢了。他呆呆地躺在床上,没有流泪,因为他的泪早已流干了。尽管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但式神们都放弃了治疗,心病还需心药医,而最好的良药就是那位叫神乐的少女啊。
呵,怎么,连个梦,连个紫蝶梦都不舍得施舍给我吗?









终于赶完了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