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【晴乐】待(半个番外)

伞的等待,人的期盼又有谁可知晓?雪还在下,七零八落地下着,下的无穷无尽。白色在蔓延,在渲染,在滴落,染白了等待之人的发梢,染白了他的衣摆。他过了很久,终于站起来了。手颤抖地扶着石碑,无力的双腿不能很好地支撑住整个身体,摇摇晃晃的,与醉酒后无异。
“晴明……”
谁!神乐吗!怎么可能呢?必定是幻觉吧,真是讽刺,我竟思念你至此程度。白衣男子本欲转身离去,听到这一声若有若无的软糯声音,竟让他踉跄了几步,又转过身来。双手扶上了石碑,轻轻抚摸着,好像墓中之人正在眼前一般。
“晴明……”
晴明,晴明!这个声音又出现了!男子慌忙四下张望,其模样与迷路的小孩无异。眼神扫过每一寸白雪,寻过每一缕清风,连枝头也不曾放过。但是,到底在哪里?在哪里!朝思暮想的人儿究竟在何方!晴明脚下一软,一下子跪坐在地上。微微合眼,泪又是止不住地滑落。是恶作剧?还是说是某个小妖折磨人的新把戏?堂堂一代阴阳师,竟会被小妖戏耍,这真是何等的堕落啊。
“晴明,等我……”
不对,是神乐,一定是她,不会错的,绝对不会! 他有些疯狂了,站起身,连纸扇的掉落都没有察觉。神乐的声音,只会存在于梦境的声音!哪怕是制造出来的幻境他也无所谓,他只想,只想再听一听她的声音,再听她叫一声自己的名字!现在的他,无比了解雨女再见丈夫时的心情。
“神乐?”
“等我哦……”
已经等了那么久,又何必差了这一会儿的待?
雪,渐渐停了。
“晴明……”神乐的身影逐渐清晰。
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你没事,这便足矣。”晴明紧拥其入怀。他想紧紧抱住,以寄托思念与欣喜,却又不敢用力,恐失而复得的人儿又受到伤害,只能颤抖着,颤抖着抚摸神乐的发丝。在这一刻,他吻上了她的唇。
八年之离别,今日再聚。两人还是一袭白衣,一套红裙,在这曾经满是痛苦与泪痕的黑夜山顶结为夫妻,此后便无人再知晓他们的去向。
“晴明,你为何能待我如此之久?”
“傻瓜,当然是因为我爱你啊。”







不会写甜啊!!!!!!
大家来猜猜神乐怎么复活的?猜中……无奖,纯属娱乐


评论(1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