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【晴乐】亦是亦非,亦真亦假

“晴明,你还是来了啊。”
“是啊,有些事情总该有个了结。”
黑夜山上,冰封住了一切。这寒意从每一片树叶,每一粒土壤,每一丝风云中迸发,直直钻进人的内心,啃食着;又或者,这正是从人们内心满溢出来的,足以冰冻天地的寒意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景色还是很美的。冰凌之树下,立定着两个气息与容貌完全相同的人。若不是那一黑一白的衣物,就会把他们误认成由冰反射出的镜像了。两个人之间散发出的敌对气息再明显不过了,但是那份从容与镇定又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黑夜山,是两个人最后的战场,是只属于他们的战场。
两个身影同时甩出符咒,两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一起,冲击着,无数道光芒交替着,融合在一起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或许一瞬,或许一世。黑色渐渐肿胀起来,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吞噬了不太稳定的白光。一声巨响,接着是无穷的静,令人恐惧,漫溢出来的心惊胆战,一瞬间充斥了整个空间。
“晴明,你输了。”
白色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,淋漓的液体晕开去。淌在地上,成河;挂在枝上,成花;抹在天上,成霞。是的,天上的霞光。红色从云端流向地面,又在万物之中飞舞,撒向天际。这种场景当然不是单单凄美一词可以形容的,但是却又是它足以概括的。
“呵!你,做了什么!”
随着黑晴明略带惊恐的叫声,一道粉光滑过天际。是唐伞。唐伞旋转着,舞动着,尽管已经残破不堪,却依旧散放着无穷能量。不错的,是咒。唐伞释放的光芒消融了冰,解开了印,结界破碎,霜雪化蝶。
突然,伞柄一转,直刺向那袭黑衣。成功了?不,没有。黑晴明逃走了。唐伞插入地面,轻轻抖动了几下,便不再释放灵力,静静地沉睡在那里了。
“晴明!”
三个身影奔来,扶起了只剩下一口气的晴明,他在笑,不同于平时的温柔莞尔,是很甜很甜的笑。神乐将他搀起来,抱在自己的怀中。
“为什么……这么傻……”她说。不,不是她,而应该说他了。世界仿佛颠倒了,原本的晴明竟变成了神乐,而神乐变成了晴明,那个浑身是伤的人竟是神乐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
“呐,晴明,别说话哦,听我说……”
“晴明的符咒很难用呢,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的……”
“晴明是个很温柔的人哦,我最喜欢晴明了呐……”
“晴明,我……”
突然间,晴明轻柔地吻上了眼前的人儿,这个吻缠绵而悠长。泪水划过白皙的脸庞,滴落在神乐的颊上,混合着血液一同融进土壤。
“神乐!”博雅按耐不住,想要冲过去,却觉有一人拉住了他。回头,白狼。
“这时间是属于他们两个的。”
也是。晴明紧紧搂住怀中的人儿,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住她。作为阴阳师,他清楚地感到神乐身上特殊的灵力已经消散了。
不知是几时了,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,暖暖的,也懒懒的,但是怀中的人早已冰凉,已经完全丧失了生气。他,还不愿意放手。
……
几年过去了,大家都知道有个阴阳师,一个很厉害的阴阳师叫安倍晴明,他除掉了黑晴明,救下了黎民百姓,却从不曾知晓,那个他最爱的女孩,重伤了他的敌人,却死在他的怀中。
曾有人问他经历的最痛苦之事,他是这么回答的:
“唐伞。”







越写越长了,不过真的有人看懂我在写什么吗,要不要我解释一下……
补充一条我原先想好的结尾:爱,不过亦是亦非,梦,不过亦真亦假。但不论如何,都逃不过的是情劫。
有没有更贴近题目呐?

评论(7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