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傀儡戏

八岐大蛇的复活仪式已经启动,它即将卷土重来。这个时候樱花正好也开了,缠缠绵绵地开着,风一吹,又缠缠绵绵地落下,满满的情意。庭院洋溢着的不是这番惬意的情趣,倒是沉重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,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征兆。
八百比丘尼在消失前曾告诉晴明,八岐大蛇的本体已经消亡,碎成粉末四散天际,所以它要找一个灵力足够强大的灵魂容器,好保护自己的魂魄,重创躯体。晴明不得不整天地提心吊胆,他身边的每个人,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有被附身的可能。
樱花谢了,凋零的很快,一下子便没了昨日的那般繁华,倒是凄美。来了。不符事实的花谢代表的是八岐大蛇的到来,大家都知道。气氛更加紧绷,庭院中日日夜夜都灯火通明,百姓间也流传出各种谣言,可谓是人心惶惶。
“晴明……”神乐拉了拉晴明的衣角,有些担心地开口到。
“别怕,神乐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晴明心不在焉地停下笔。
“晴明……”
“晴明!”另一个声音的响起,打断了神乐的话语,“你该不会真的相信……呃,神乐,你还好吧?”来者正是怒气冲冲的博雅。
神乐摇摇头,很自觉地避开了他,她明白博雅与晴明有事要说。
“晴明!神乐不会是八岐大蛇的新容器的!你应该相信她!”
“那些不过是民间的传闻罢了。”比起博雅,倒是晴明更加镇定,“别被它误导了。”
两人相继无言,神乐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。庭院一下子静的诡异,尴尬的气息蔓延开来,只剩寥寥几声萧瑟的风铃声还在回荡。博雅似是想说什么,但刚张开嘴又闭上了,此时不管说什么都是不易的。
“那个……”博雅终究还是耐不住性子。
晴明抢先开口到:“没有,没有什么消息。”

日月交替了不知几次,星云不知航行了几里,晴明也不知去了何方。八岐大蛇死亡的消息传了出来,全城上下欢呼雀跃,竞相前来感激晴明的救命之恩,却知晓他自从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大家说,晴明被八岐大蛇所重伤。
大家说,八岐大蛇把晴明推下了悬崖。
大家说,晴明在最后一刻和八岐大蛇同归于尽了。
……
但是民间传闻又有几句是真话呢?背后的真相顶多也只有两个人知道罢了,只有博雅和白狼二人知道罢了。他们知道,八岐大蛇附身于神乐之身的事实,知道晴明不忍伤害神乐,而与她一起同归于尽的事实。呵,说来真是讽刺啊,一向坚毅的晴明也会犹豫不决,一向镇定的阴阳师也会手足无措。可在这种情况下,换谁不会如此呢?一边是挚爱之人,曾誓言旦旦地说要守护的人;一边又是势不两立的仇敌,是必杀之人。
两个人,一同坠入悬崖,一同坠入万劫不复……
晴明,为什么……
因为,你虽然成了八岐大蛇的傀儡,但我却永远是你的傀儡啊……








表示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凑合着看吧

评论(10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