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晴空今夜雨

已经是春了,但雪还在下着,雪中夹杂着雨,夹杂着不知是谁的泪。那原本粉嫩的樱花依旧被冰封在万重寒霜之中,不得摇曳,不得飘零。
白发,这蓝衣白发,傲立于雪中,于这无穷无尽的飞雪融为一体。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溢出,一点一滴成一行,落下,坠落着,滑进白雪中,和雨滴一起消失无踪。
“神乐……”
曾几何时,那位名叫神乐的女孩坚毅地站到他的面前,为他挡下攻击。明明很疼,却笑着说,没事的,晴明,别担心。曾几何时,那位名叫神乐的女孩一直紧跟在他的身后,用带着童音的声音软软地叫着晴明。曾几何时,她还好好地,还撒着娇,说要去看烟花祭,曾几何时,她还笑着,笑得那么甜,那么美。
“神乐……”
八岐大蛇复活,本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成为牺牲品,可,为什么是她,为什么会是神乐?他还记得,清清楚楚的记得。封印八岐大蛇的前一刻,垂死挣扎的八岐大蛇一头撞开旁边的八百比丘尼,甩开小白,径自咬住手无缚鸡之力的她,和她一起坠入封印之中,万劫不复。
“神乐……”
大战之后,他,安倍晴明的大名闻名京都,又有什么用呢,终究换不来美人的一笑。神乐对他的感情,他自己是很清楚的,对自己的想法也是了然的,本想封印八岐大蛇之后就向她表白心迹,可是,茫然的等待和犹豫让他错失了最后的机会。
“一晃,三年过去了呢,本可以娶你进门了……”
“八百比丘尼,她过世了,在一个池塘边,景色很美,她是笑着去的……”
“博雅带走了白狼,式神们也走了很多,整个院子大不如以前了呢……”
“神乐,我想我也要走了,要去出云了,不知道……”
千言万语再次凝结,涌上心头,冲击着眼眶,化作泪水无声挥洒。嘴角抽搐,挤出了一个凄凉的笑。一向冷静,平淡的阴阳师在这一刻情绪失了控。那咸咸的水滴穿过指缝,垂直着,坠进白雪中,很快地被掩埋。
唐伞,架在石碑上,挡住了风风雨雨。它,在守护,也在等待,待那逝去的主人……






作为一个连剧情都没玩完的小学生(马上初一了拜托),文笔太差……新人,用这篇文章来打个招呼……

评论(15)

热度(15)